海南省伊斯兰教在海上丝绸之路的地位及影响
发布时间: 2017-11-15 | 来源: 民宗处  | 摄影: | 点击次数:

  海上丝绸之路见证了中华文明千年发展历程中对外交流的珍贵记忆,其沿途航线必经作为中转站的海南岛,而海南岛内现存有的海上丝绸之路历史文物和遗产,最具有说服力的莫过于几处有代表性的“伊斯兰古墓群”。在国际旅游岛建设的浪潮中和“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时代背景下,深入挖掘海南省海洋经济文化,大力发挥海南伊斯兰教文化在“一带一路”战略上的积极作用,巩固发展海南与东南亚邻国的经贸往来和民间交流,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依据。

  一、海南岛伊斯兰古墓群是中国海南省穆斯林古代的墓葬遗迹。

  海南岛地处中国南海,不仅是中国古代海外交通的枢纽之一,也是海外穆斯林商人与贡使来华的通道之一。岛内发现的伊斯兰古墓群不仅数量多,而且十分集中,墓碑雕刻精良,是历史上定居在海南岛穆斯林的公共墓地,这也证明了海南岛曾经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之一;是当时外地或国外穆斯林沿着海上丝绸之路来到中国后的主要聚居区之一,也间接证明了海南伊斯兰教是由海上丝绸之路上的穆斯林群体来海南定居而使之得以发展的。

  海南省不可移动历史文物普查项目登记中有两处我省的伊斯兰古墓群,分别是位于三亚市海棠区的“藤桥伊斯兰古墓群”和位于三亚市天涯区三亚湾海坡路段的“三亚市穆斯林古墓群”,这两处古墓群均是迄今为止在我国南方地区发现的年代最早、规模最大、延续时间较长的来自阿拉伯、波斯等地的伊斯兰教徒墓地。

  藤桥伊斯兰古墓群共发现墓葬45座,经考证,已确认是唐末时期穆斯林商人的墓葬群,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横跨唐、宋、元三代,是当时穆斯林商人的墓葬群。这一遗迹的发现,跟我国的史籍记载遗迹古代波斯、阿拉伯人称雄海道的年代完全吻合。藤桥古墓群见证了昔日海上丝绸之路的繁华,寄托了穆斯林的宗教感情。这些发现也是研究唐宋时期伊斯兰教经由海上丝绸之路传入中国的重要文物佐证。在唐代,作为中国和海外香料和丝绸海上运输的需经之地,海南岛南端漫长的海岸线就已经有穆斯林的活动。当时穆斯林商人从波斯、阿拉伯地区经海道进入中国广州和泉州等地,陵水县清水湾正是这条“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物品补给站,他们经常在此休息甚至定居,有些在航海中去世的穆斯林商人也安葬在附近。

  在三亚湾路的路边海滩上,有一大片穆斯林古墓群,该墓群是宋代时期到近代穆斯林的墓地,内有许多中外学者、文人等陵墓,是三亚市区唯一保护得最完整的古墓群,占地面积约150亩,包括在三亚湾路正中央处的一座以“天方先贤古墓”命名的穆斯林古墓。值得一提的是,为了深入贯彻落实党和国家的民族宗教政策,保护伊斯兰教文化遗产,三亚市委市政府在修建三亚湾路时保留了“天方先贤古墓”这座著名的古墓。一旦驶近该古墓便出现分岔路口,开车时左右绕道而行。如今,人们在三亚湾路上领略热带海滨椰梦长廊的风光时,也能感受到这座古墓为三亚湾路增添的一道神秘而神圣的风景。

  二、海南世居回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鲜活见证。

  据有关历史文献表明,我省世居回族是源自晚唐时期的波斯人和阿拉伯人海上来华经商团体留居海南的后裔,以及后来明朝时期越南古占城国内乱时期自海上逃难来华的占城人后裔,并与海南各族人民融合后形成的回族穆斯林群体。盛唐时期,正逢伊斯兰教在中亚兴起,阿拉伯民族作为最早的穆斯林完成了领土扩张,建立起庞大帝国,便急欲同东方的大唐帝国建立贸易关系;当时陆上丝绸之路经常受到突厥人骚扰,两个帝国又都掌握了大船制造技术,“海上丝绸之路”便得到了空前繁荣。当年,善于经商的阿拉伯人和波斯人在茫茫大海上扬帆东行,披星戴月,在与沿途各国贸易的同时,伊斯兰也传播到了各地;沿途民众陆续加入到经商队伍,共同将伊斯兰带到中国,海南岛就在这时有了穆斯林活动。这些被称为“番客”的穆斯林,一部分在海南定居下来,这就是海南回族最早的来源。到了元朝,蒙古统治者调谴了大批西域士兵戌守南疆,被称为“色目人”的这个群体以回族居多,他们沿着“海上丝绸之路”从中国大陆来到海南,很大一部分人留了下来。明朝永乐年间,回族宦官郑和带领庞大的船队七下西洋,行进的路线仍旧是“海上丝绸之路”;为了方便与沿途伊斯兰国家相处,在海南及南洋各港口留下了大量回族水手和工匠,很多人又融入到海南回族中。明朝中期穆斯林迁入海南达到鼎盛,当时在越南南部有个占婆国,其族群为马来人的一个支系,于东汉末年聚集占城建立政权,因为与海南隔海相望,便一直有舟船往来;明代中后期,在越南吞并占婆国的过程中,大量王公贵族和平民百姓举家逃难而来,在海南岛沿海开辟了很多聚居地。

  三、海南世居回族与马来西亚等地穆斯林有着密切联系。

  一是自古以来就有海南世居的三亚回族穆斯林下南洋并留居马来等国的情况,如马来西亚前总理巴达维先祖就是三亚回辉人,巴达维本人及其妻子曾三度来三亚寻根问祖。二是三亚回族穆斯林一直与东南亚邻国穆斯林保持经商往来,经济交流较为活跃。三是随着三亚知名度和美誉度的日益提升,国内其他省市来三亚度假休闲、务工经商的穆斯林群众越来越多,三亚回族穆斯林与国内各族穆斯林的民间交流也日益增多。三亚回族穆斯林也因此成为三亚迁出海外的穆斯林寻根问祖和考察调研的重要基地,至今已接待过来自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上千名学者和友人的参观拜访,也成为三亚乃至海南对南海周边诸国民间文化交流的重要窗口。

  四、海南岛沿海大量带“番”的古地名是世居回族生活的例证。

  如海口的蕃(番)营,琼山的蕃(番)诞村,黄流的番塘,陵水的番人坡,万宁的番村;儋州的番浦;三亚最多,有番邦、番人塘、番园村、番人井、番人田、番坊里等等。另外,大旦港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港口,当年聚居着大量穆斯林,位于崖城镇临川河出海口;如今港口淤塞,帆影桨声已经消失,穆斯林的身影远去,只有宽阔的河床让人依稀感觉当年的盛况。在万州的太阳坡,民国十年还有清真寺遗留;儋州的峨蔓村、乐东的黄流、崖城的港门等地,都散落着回族先民生活的痕迹。此外,环海南各商埠遗存的明清建筑,多为南洋风格,隐约也能找到伊斯兰教痕迹。伊斯兰教文物最集中的当属三亚市天涯区,清真古寺中存放的乾隆古碑,就是当年穆斯林活动范围和生活状况的实证,这里居住的回族人民本身就承载着海南世居回族穆斯林的一切信息。

  由此可见,海南省伊斯兰教在海上丝绸之路上的贡献是不容小觑的,其地位及其影响是重要而深远的。不仅要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打下牢固的历史文化基础,还应当加大力度保护和建设好伊斯兰古墓群等历史文化遗迹,将历史文化遗迹从单纯的、被动的保护转变为有综合效益的保护和利用,深度发掘中国与东南亚诸国之间源远流长的民间交流、商业互动的和平友谊历史,才能更好地为中国处理好21世纪南海周边国家关系作出新的贡献。

相关文章